每日经济新闻
头条

每经网首页 > 头条 > 正文

威创股份“幼教王国”光环褪色调查:两子公司净利润“跳崖式”下滑、凯瑞联盟深陷闭店“魔咒”

每日经济新闻 2021-05-18 19:29:13

◎尽管威创股份对凯瑞联盟依旧是“信心满满”,并把业绩下滑原因归咎于疫情,但另一方面,不少凯瑞联盟的加盟商却早在疫情之前就选择结束经营,并与凯瑞联盟产生纠纷。启信宝等公开信息显示,在凯瑞联盟涉诉的案由中,特许经营合同纠纷位列第一。

◎加盟商诉讼、亏损之下,也带来了闭店及“跑路”问题。记者发现,“芝麻街英语”从2019年开始,就在全国多地多次爆出关店事件。进入2020年,“芝麻街英语”北京多个门店关闭、家长退费难的新闻也不时出现。

每经记者 陈鹏丽  宋可嘉    每经编辑 张海妮    

艰难地迈过了2020年后,威创股份(002308,SZ)并没有迎来更好的2021年。

日前,威创股份正在陆续清算旗下部分教育产业投资基金,这并不是一个好苗头。今年一季度,威创股份的营业收入虽然同比增长了61.94%,但净利润却同比大幅下滑174.25%,由盈转亏。而在刚过去的2020年,威创股份之所以能扭亏为盈,靠的也是卖资产。一切都显示,威创股份之前精心打造的“幼教王国”已大不如前。

2020年,威创股份有三家幼教子公司未能完成业绩承诺,分别是内蒙古鼎奇幼教科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鼎奇幼教)、北京凯瑞联盟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凯瑞联盟)及广东阳光视界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阳光视界)。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其中鼎奇幼教和凯瑞联盟去年的业绩出现断崖式下滑,由盈转亏。鼎奇幼教的营业收入从2019年的3317.9万元骤降至2020年的220.4万元;同期,净利润也从盈利约1600万元“跳崖”式下滑到-669.7万元;2020年,凯瑞联盟的净利润也从2019年的6599.67万元下滑至-3714.55万元。

鼎奇幼教和凯瑞联盟在2020年均未能完成业绩承诺,但威创股份却对业绩承诺方给予了“无限的宽容”。上市公司同意,以2165万元将鼎奇幼教30%股权转回给原股东;同时将凯瑞联盟的业绩承诺期拉长至2024年。如果到2027年凯瑞联盟还未能实现首次公开发行,上市公司有权要求凯瑞联盟回购公司所持凯瑞联盟股权。这一系列操作令人费解。

威创股份留给市场的疑问还有很多,包括:鼎奇幼教和凯瑞联盟到底怎么了,鼎奇幼教为何去年业绩亏损却未做商誉减值准备计提,这两家幼教子公司还有“翻身”的机会吗?

子公司业绩“跳崖式”下滑,公司变更业绩承诺

威创股份一度大举向幼教领域转型。2015年到2018年,公司投资并购的幼教标的达12家。在高峰时期,威创股份旗下的4个教育品牌共向超过5500家幼儿园提供服务,威创股份也由此成为A股幼教领域的领头公司之一。

2017年7月,威创股份以1.06亿元收购鼎奇幼教70%股权。当时公司披露,“鼎奇”品牌成立于2003年,而鼎奇幼教这个标的公司成立于2008年。据称,“鼎奇”品牌在内蒙古呼和浩特市已经形成高端品牌效应,旗下有10所托管加盟园、3所合作园和4所品牌加盟园。“鼎奇”的幼儿园平均收费是每人每月2000元。

记者获悉,2016年鼎奇幼教的营业收入仅7.5万元。在股权卖给威创股份之时,2017年上半年,鼎奇幼教的营业收入仅9万元,净利润是-11.8万元。而到了2017年结束,威创股份称,鼎奇幼教合并报表(2017年11月1日为合并日)的营业收入高达524.92万元,净利润是330.06万元。不难看出,鼎奇幼教原本是一家没有太多实际业务的“壳”,原股东方将“鼎奇”品牌幼儿园资产逐渐“装到”鼎奇幼教,让鼎奇幼教在被上市公司收购时,营收与净利润大幅跃进。

2018年至2020年是鼎奇幼教的业绩承诺期。原股东翟乾宇、董志宏等五人承诺,鼎奇幼教在业绩承诺期内实现利润总额不低于1400万元、1680万元及2016万元。根据威创股份历年年报,鼎奇幼教2018年至2020年营收收入分别为3024.07万元、3317.9万元和220.4万元;净利润分别为1254.8万元、1599.7万元及-669.7万元。

?

2020年,鼎奇幼教的营收同比下滑93.36%,收入规模已经萎缩至不及2018年的1/10。威创股份对此的解释是,《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内蒙古自治区城镇小区配套幼儿园治理工作实施方案》等政策发布以来,内蒙古大量小区配套园所被普惠,导致鼎奇幼教的收入下滑。此外,在2020年疫情影响下,鼎奇幼教旗下幼儿园均未能如期开园也导致鼎奇幼教2020年未能完成业绩承诺。

凯瑞联盟则是威创股份的参股幼教子公司。2018年5月威创股份以2.63亿元收购其35%股权。尽管只是参股35%,但威创股份当时明确称,这项投资不是财务投资,而是“公司布局成长领域的重大战略部署”。

凯瑞联盟原股东王林、曹青承诺2018年至2020年凯瑞联盟将实现净利润分别不低于5000万元、6100万元和7400万元。在业绩承诺期内,凯瑞联盟实际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14431.9万元、16072.4万元和3141.3万元;分别实现归母净利润5898.4万元、6599.67万元和-3714.55万元。2020年凯瑞联盟的营收规模同比下降超过80%,净利润也大幅跳水。

?

威创股份对此解释称,受疫情影响,凯瑞联盟的主营业务在去年第一、二季度处于停滞状态,第三季度才开始逐步复课。

对于鼎奇幼教和凯瑞联盟2020年业绩大“变脸”除了疫情与政策原因外,是否还存在其他原因,记者多次致电威创股份董秘办,并按照要求发去采访邮件。但截至发稿,记者尚未收到公司回复。

今年3月末,威创股份宣布拟变更鼎奇幼教、凯瑞联盟的业绩承诺内容,原有业绩约定条款不再继续履行。威创股份拟以2165万元将鼎奇幼教30%股权转回原股东方;同时,凯瑞联盟的业绩承诺期被拉长,威创股份称给予其业绩恢复期。凯瑞联盟将积极上市,如果2027年6月底凯瑞联盟都未能实现IPO,则威创股份有权要求凯瑞联盟回购公司所持股权。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鼎奇幼教30%股权2165万元的回购价格,相对于威创股份2017年的买入对价来说,是“廉价”转让。同时,威创股份还“极大度”地愿意将凯瑞联盟的业绩承诺期延长至2024年,这背后的原因是什么,此举真的没有侵害公司股东权益吗?

对此,威创股份曾在4月初回复深交所问询函中提到,鼎奇幼教的业绩承诺补充协议既着眼于化解因政策变化及突发疫情对公司未来的影响,以充分保障上市公司及中小股东的权益,又通过保留在鼎奇幼教拥有的部分股权,作为股东助力鼎奇幼教发展的同时,还可以分享鼎奇幼教将来的发展红利,因此是合理的、恰当的。对于凯瑞联盟,威创股份则称“未来具有一定的盈利能力。”

起底凯瑞联盟:闭店、亏损......全是疫情的“锅”?

尽管威创股份对凯瑞联盟依旧是“信心满满”,并把业绩下滑原因归咎于疫情,但另一方面,不少凯瑞联盟的加盟商却早在疫情之前就选择结束经营,并与凯瑞联盟产生纠纷。启信宝等公开信息显示,在凯瑞联盟涉诉的案由中,特许经营合同纠纷位列第一。

而作为一家成立于2013年,主要运营“芝麻街英语”品牌的少儿英语培训业务公司,凯瑞联盟的核心业务正是加盟。

威创股份在2018年收购凯瑞联盟部分股权时也曾公告表示,凯瑞联盟主要以加盟业务为主。威创股份在当时指出,凯瑞联盟存在“加盟校数量较多、直营校发展不足”的情况,该阶段凯瑞联盟各项经营的稳步提升依赖于优质加盟商的不断加入。

“获取教育市场的‘入场券’就在芝麻街英语加盟”、“少儿英语培训加盟为什么推荐芝麻街英语?”.......在2018年、2019年的业绩承诺期中,凯瑞联盟也在大力进行加盟招商宣传。在其官方网站上,专门设有品牌加盟一大子栏目,2018年至2019年,大量关于品牌加盟的文章被发布。

但火热招商宣传背后,则是不断产生的诉讼纠纷和关店潮新闻。其中,诉讼方面,在不少加盟商欲解除与凯瑞联盟协议背后,是加盟亏损。一名2014年就入局的凯瑞联盟前加盟商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凯瑞联盟在早期从事加盟活动时,并不存在加盟资质,并称因为凯瑞联盟没有成熟的经营模式和经验,导致加盟商在市场竞争中无法满足招生数量,无法盈利。

记者注意到,2016年,北京市商务委员会曾公布关于对凯瑞联盟违反《商业特许经营管理条例》作出行政处罚的公告。公告显示,当事人因从事商业特许经营活动时未拥有2个直营店的行为,违反了《商业特许经营管理条例》第七条第二款“特许人从事特许经营活动应当拥有至少2个直营店,并且经营时间超过1年”的规定,市商务委依法对当事人作出“没收违法所得并处以罚款”的行政处罚。

图片来源:裁判文书网截图

尽管早期曾不满足《商业特许经营管理条例》规定内容,并一度在2017年2月27日被撤销了商业特许经营备案,直至2017年5月才恢复备案,但在威创股份2018年披露的公告中,凯瑞联盟截至2017年12月31日,旗下共拥有直营店6家、签约加盟校348家。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一位“芝麻街英语”中国总部招商顾问处获得的资料显示,截至2019年“芝麻街英语”在中国已授权超过400家中心。

不过,据商务部业务系统披露,2021年5月13日更新的数据显示,凯瑞联盟在全国仅有301家加盟店。加盟店数量下降的原因是什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曾前往凯瑞联盟北京办公室试图就凯瑞联盟业绩情况当面采访公司,但接待的工作人员表示,目前相关领导都在出差中。记者随后向该工作人员递交了采访函,但截至发稿尚未得到回复。

记者也就上述问题与威创股份取得联系,但截至发稿也未收到回复。

走访“芝麻街英语”北京门店:要么大门紧闭,要么门店冷清

加盟商诉讼、亏损之下,也带来了闭店及“跑路”问题。记者发现,“芝麻街英语”从2019年开始,就在全国多地多次爆出关店事件。进入2020年,“芝麻街英语”北京多个门店关闭、家长退费难的新闻也不时出现。

今年4月23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分别走访了芝麻街英语(国奥村中心校区)、芝麻街英语(清河嘉园中心校区)、芝麻街英语(悠唐购物中心校区)以及芝麻街英语(东直门校区)。

其中,芝麻街英语(国奥村中心校区)藏身于北京国奥村的一栋楼内。

4月23日,芝麻街英语(国奥村中心校区)。图片来源:实习生?杨煜 摄?

楼外虽然还悬挂着“芝麻街英语”的招牌,但二楼已经难寻“芝麻街英语”的身影。“芝麻街英语”所处的门店也大门紧闭,只有一些零碎的品牌标识和墙上贴着的芝麻街英语的经典卡通形象显示,说明芝麻街英语曾经在这里存在。

4月23日,芝麻街英语(国奥村中心校区)。图片来源:实习生?杨煜 摄?

附近一位商铺的人士告诉记者,“这家芝麻街英语应该是搬走了”。不过,记者注意到,去年4月,北京新闻广播就曾报道过芝麻街英语国奥村中心校区。有家长向媒体爆料称,疫情期间该店未开网课。北京新闻广播还了解到,该校区员工也没有拿到工资,校方资金也断裂了。

随后,记者在芝麻街英语(悠唐购物中心校区)也发现了同样的情况,紧闭的大门上还张贴着一份今年春节前的通知,上面写着“根据北京市最新通知,本周六(1月23日)起所有机构停止线下培训。芝麻街英语即日起停课,暂定2021年2月24日复工,学员3月2日恢复线下课程。如有变化另行通知。”不过记者4月23日到达该店时发现,芝麻街线下课程未见恢复。

4月23日,芝麻街英语(悠唐购物中心校区)的通知。图片来源:实习生?杨煜 摄?

来自“领导留言板”官网的一则市民投诉也证实了该校区春节后一直处于停课中。一位市民在给北京市相关领导的投诉留言中表示,“报的芝麻街英语,目前还有剩余课时,因为疫情以及各种因素,校区一直停课至今,也没有任何线上课程安排......给校区反映申请退费,老师及校区一直以各种理由搪塞,拒不退费”。

芝麻街英语(东直门校区)的情况也差不多。记者实地探访发现,东直门校区的大门也紧闭。玻璃门上张贴的春节前停课通知称,具体线下教育培训的恢复时间等待市里通知。据银座百货商场的相关人员透露,这家门店之前就因为疫情一直没有营业,“下周一(4月26日)会来人,营不营业不知道”。

4月23日,芝麻街英语(东直门校区)的通知。图片来源:实习生?杨煜 摄?

在记者走访的4家门店中,只有清河嘉园中心校区尚在正常营业状态,不过门面十分冷清,里面没有学生上课,只有三名店员。记者尝试以家长身份向店员咨询课程信息,店员的回复是:这里一周两次课,有中教也有外教,体验课程可以安排在周中或周末,线上线下均可。其他信息就需要带孩子过来才能详谈。

翻身的几率有多大?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留意到,威创股份收购鼎奇幼教是属于高溢价收购,收购对价是1.06亿元,形成商誉金额高达1.02亿元。

不过奇怪的是,2019年在鼎奇幼教超额完成业绩目标的情况下,威创股份仍对其计提商誉减值损失8173.27万元。而在2020年,鼎奇幼教未能完成承诺业绩,且净利润也为负数,威创股份却未对其剩余商誉进行减值准备计提。

对此,截至发稿,记者未能从威创股份方面获得解释。

记者还注意到,作为贵族幼儿园,鼎奇幼教在内蒙古的昭君园去年9月曾发生过虐童事件。根据呼和浩特市公安局新城区分局当时的警情通报,鼎奇幼儿园昭君园家长报警,称在孩子身上发现疑似针眼。三名在园老师涉嫌虐待被监护人、看护人罪,被公安局刑事拘留,案件正在侦查。

同一天,鼎奇幼教在其认证微博上发表一则《鼎奇声明》称,鼎奇幼教的加盟园昭君幼儿园部分家长向公安机关报警,反映怀疑其孩子在幼儿园内受到伤害,“我们深表歉意!”“如有幼儿园应承担的责任,我们绝不推脱。对于个别人士涉嫌诬告、陷害的行为,幼儿园也会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而当时威创股份的董秘办人士在接受新京报贝壳财经采访时却否认称,目前昭君幼儿园的加盟协议已经结束,昭君园已经不再纳入鼎奇幼教的报表范围。

这并不是威创股份旗下的幼儿园第一次出现类似事件。2018年7月至10月间,天津市滨海新区金色摇篮东城幼儿园被爆多名老师在监护儿童期间,多次采用针扎等手段,虐待儿童。这些案例都侧面暴露了威创股份旗下幼儿园的管理问题。?

记者就目前鼎奇幼教旗下尚有多少家幼儿园等问题联系威创股份,上市公司一直未给予回应。

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国家明确提出,我国学前教育普惠园率要达到80%,公办园率要达到50%。“去年我国学前教育的普惠园率是84.74%。因此这种政策导向是非常明确的。一方面,国家希望所有民办的幼儿园去办普惠幼儿园,第二,营利性幼儿园的比例受限。这对于那些以民办幼儿园作为上市公司主要资产的公司来说,肯定是受影响最大的。”熊丙奇说。

熊丙奇还提到,国家目前也已经明确,校外培训机构不能对6岁以下儿童进行小学学科知识教育,“只不过之前执法没那么严格。接下来随着国家整治校外培训机构,真正减轻学生的学业负担,可能会明确对校外培训机构进行的学科知识教育实行严格禁止和限制。以学科制教育,包括英语教育为主要业务的培训机构,将面临必须转型(的挑战)”。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根据芝麻街英语官网,其素质课程产品面对的正是3~12岁儿童。今年2月4日,教育部网站公布教育部党组书记、部长陈宝生在2021年全国教育工作会议上的讲话。陈宝生提到,2021年要大力度治理整顿校外培训机构,减轻学生和家庭负担。如此一来,凯瑞联盟未来的不确定性也在增加。

“校外培训机构,包括面向幼儿的早教培训机构,2020年它们受到影响最大的因素肯定是疫情。疫情之下,这些线下机构是不能营业的。但今年乃至未来,对早教培训机构影响更长远的是规范早教机构培训内容的政策。”熊丙奇表示。(实习生杨煜对此文亦有贡献 )


相关链接:从“疯狂并购”到“努力收缩” 威创股份的幼教业务何去何从?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威创股份 闭店魔咒 芝麻街英语 鼎奇幼教 凯瑞联盟 虐童 幼教王国光环褪色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2

0